關于閃購> 行業動態 >資訊詳情

廣東自貿區大數據實驗:真知碼串聯政企“信息孤島”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時間:2016年10月31日

周末的廣州南沙,風信子跨境電商直購商城,人氣逐漸興旺起來。

 

一些市民已經習慣這樣的動作,看中了某罐奶粉后,翻轉商品,將手機的攝像頭對準商品上的二維碼。幾秒間,這罐奶粉從工廠至貨架的全鏈條質量信息,悉數顯示在手機屏幕上。身為消費者的他們,可以依據這些豐富的數據,決定購買與否。

 

他們手中查驗質量的“神器”——智能手機的APP“CIQ溯源”,是國檢系統(China Entry-Exit Inspection and Quarantine )的簡稱,開發者為廣東出入境檢驗檢疫局。這款手機應用,集成了進出口商品全生命周期的大數據,包括生產、貿易、流通、銷售各個環節信息,甚至消費者的評價和投訴。它不僅能掃奶粉和紙尿布,而且還能掃描進口的平行汽車和出口的空調。

 

這個應用基于去年底率先在廣東南沙試驗的大數據平臺“全球質量溯源體系”。這套系統于今年1月被當成服務新業態的改革經驗,入列商務部自貿區8個“最佳實踐案例”;而這套系統的2.0版本,還被納入廣東自貿區宣布推廣的第二批14項檢驗檢疫創新制度,今年內將推廣到廣東出入境檢驗檢疫局轄區。

 

廣東推出的“自貿區經驗”,體現了互聯網的開發共享精神,政府、企業甚至消費者自愿共建大數據平臺,平臺中的數據實現共享:消費者依靠數據維權,政府依據數據便捷監管,而企業也在數據中看到了質量管理的良機。由于大家都有利,因而“數據壁壘”的難題有望被打破。

 

頂層設計給互聯網影響下的社會治理模式劃定了三條路徑:從單向管理轉向雙向互動,從線下轉向線上線下融合,從單純的政府監管向更加注重社會協同治理轉變。這項由利益連接成的“共享經濟”,會成為政務大數據改革的突破口么?

 

共建系統“海淘”圖的是物美價廉,但在迅速擴張的同時,跨境電商也遇到了傳統電商成長時遇到的問題——在售商品的質量如何保障。

 

有沒有可能提供一種實現“來源可溯、去向可查”的方法?廣東風信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首席運營官方桂松表示,當初公司運營團隊萌生了自建企業商品大數據平臺的想法。但對一家跨境電商企業而言,單純從技術上就難以突破。

 

巧合的是,南沙的國檢系統也在計劃“溯源”的事,共同的目標讓雙方一拍即合。2015年12月,全球質量溯源體系1.0版本在南沙上線,開始在跨境電商行業做實驗。

 

這套系統初步實現了方桂松們的愿望:它集中了近20項質量信息,包括檢驗檢疫備案號、申報原產國、生產企業、入境口岸、申報企業、申報時間、檢驗檢疫放行時間等。到2.0版本,質量信息的查詢方法變得更加便捷--跨境商品在經過南沙口岸時將被貼上一個特殊的“真知碼”,可多次寫入質量信息。“真知碼”覆蓋的商品,也從跨境電商逐漸向全行業全品類延伸。

記錄最開始的溯源信息,也從口岸、海外倉延伸至商品出廠。查詢質量數據的同時,消費者對商品的評價、投訴都會反饋至企業和檢驗檢疫部門。這使得企業的不良行為更容易被記錄和監管。

 

這個系統有一定效果。截至目前,一共有47萬人次進行了溯源查詢。今年上半年,南沙跨境電商抽檢不合格率大幅下降74.6%。9個月時間內,京東、天貓、唯品會、美贊臣、美的等50余家企業申請加入。

 

由于倡導的“自愿”原則,更多的企業還未加入。這里面有全球質量溯源平臺建立時間短、推廣面還未鋪開的原因。也有一些企業人士認為,現行的大數據平臺,并不能做到完整的質量追溯,具體作用如何還需要評估,因而先采取觀望或者說不參與的態度。

 

共享數據但劉家君相信,予之以利一定能吸引更多的企業。“共建共享”的完整邏輯是,它不僅對企業有利,也方便政府部門監管。

 

國檢系統的監管執法工作,繁瑣而壓力巨大。劉家君說,一名執法人員一般每天需要監測約100票(一票指的是同一批報檢的集裝箱)貨物,但一名執法人員的能力只夠檢查5票。“傳統的主體誠信監管,假定好企業做好事,而壞企業做壞事,專盯壞企業的產品。這實際上是粗線條的。”劉家君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我們能不能根據多種數據綜合判定商品的風險?”

 

南沙想做的是,將數據裝進智能的“虛擬大腦”,讓它告訴執法人員:哪些貨物最有可能出問題。這個“虛擬大腦”,就是基于全球質量溯源體系數據的“出入境貨物檢驗檢疫風險控制體系”(下稱“風控體系”),開發者來自中山大學自貿區綜合研究院。風控系統將商品從生產、貿易、銷售到消費者的數據,匯聚成商品的質量畫像,形成“正常布控”、“即決布控”、“直接放行”三種決策指令。

 

四洲(廣州)食品進出口貿易公司總經理蔡海燕表示,企業加入全球質量溯源體系后,她感受到誠信帶來的政策優惠。經過前期數據積累,公司的商品信用不斷疊加,抽查抽檢越來越少,通關時間更短,審批成本大幅降低。

 

享受通關加速不只是企業能獲得的好處。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問詢多名企業人士選擇為政府提供數據的原因。得出的綜合結論是,一方面,質量信息的集中展現能打擊假貨,有助于建立消費者對產品的信心;另一方面,企業能在全球質量溯源體系獲得來自檢驗檢疫部門以及其它企業授權可閱的信息,這使得企業管理者能監測商品從工廠到貨架的流程,發現問題可以及時應對。

 

廣東省政府特聘參事、廣東經濟學會常務副會長陳鴻宇認為,隨著自貿試驗區的推進,審批權限持續下放,加速企業的投資貿易活動,但監管壓力也隨之增大。如果監管不力,企業快速的經營活動無從保障。南沙經驗的亮點在于,探索了大數據支持事中事后監管的可能邊界,這是值得肯定的理念。

 

“信息孤島”打通了嗎?如何收集有效的數據,是當前多地政府部門推行“互聯網+政務”的主要難點。“共建共享”機制,被認為是破解政府部門與企業建的“信息孤島”問題的“妙招”。

 

南沙探索的經驗是,在籌建和運作大數據平臺時,政府部門并沒有通過一紙公文讓企業提交數據,而是以利益驅動邀請企業共同建設,數據實現共享,從側面完成政務系統需要的數據收集。

 

劉家君說,如果一開始就下行政命令,那企業很可能敷衍了事。而在“自愿”的原則下,由于企業看到有利可圖,反而更愿意提供數據,還愿意積極推廣,而數據平臺也隨著越來越多人的使用更有生命力。

 

按以往的邏輯,質量信息只針對特定的環節,如檢驗檢疫證書只針對口岸放行,而原產地則很可能只是物流方需要的數據。但這樣的質量信息對企業、對消費者都有一樣的價值,只是這些信息遭到閑置。南沙打算用一種“串葫蘆”的方式,將描述質量數據串在一起,讓關心的利益主體查閱。

 

不過,用利益鼓勵企業提供數據,真的就解決“信息孤島”的問題了嗎?在企業層面,南沙面臨的問題是,下一步如何連接更多的企業數據,讓平臺的大數據足夠完整。

 

目前,全球質量溯源體系還在吸收企業加入,也得到工商、質監、公安等部門不同程度的參與。但從技術的角度看,50余家企業以及南沙國檢系統為主的數據,還不能為這個推崇給質量“畫像”的系統提供足夠的規模和豐富度。

 

陳鴻宇說,如果沒有完整的數據收錄,商品質量信息永遠都有可能缺失。而要達到質量信息的完整呈現,一方面,需要強制所有企業提供數據;而另一方面,至少質監、食藥監、工商、海關等政府部門深度參與進來。

 

政府部門之間的“信息孤島”如何連接,“數據壁壘”如何破除?劉家君也強調,最好是全國的系統統一起來,否則不利于企業,也不利于政府行政效能提升。

 

“如果質量溯源系統需要從商品質量擴展至商品全信息,或者從外貿轉型內貿、外貿一起做,就更需要各個部門的參與。需要更上層政策設計的協調。”陳鴻宇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 閃購官方微信
  • 閃購官方微博
  • 閃購經營信息
搜索“閃購”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
客服電話: 400-862-0028
招商電話: 020-29165571
公司地址: 廣州市天河區珠江東路32號利通廣場21樓
Copyright ? 2010-2017 廣州閃購軟件服務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0235323號-2 | SP號粵B2-20110
粵公網安備 44011602000345號

微信掃一掃,關注閃購公眾號

日本AV在线播放,视频在线+欧美十亚洲曰本,av网站免费,aⅴ天堂视频在线免播放观看,日本av精品中文字幕